每當獨自待在夜深人靜的夜晚時,

人的感情往往就會變得很豐沛,

很可能,因為從radio裡聽到一首動人的情歌而全身起雞皮疙瘩;

很可能,因為從電視上看到一部感人的電影而激動地嚎啕大哭;

又或許,只是靜靜的,拿出陳年舊物翻閱,然後慢慢地發起呆來。

那天,我站在陽台,不時看看天空的月亮,不時看看街道深夜稀疏的來往車輛,夜風很徐緩,慢得像流動在四週的空氣。

我想起了以前年幼,把畫過天際的飛機那閃爍的燈光,當成星光,被阿公糾正的時候,有多無憂無慮。

那個時候,是我什麼都不曾失去過的時候,因為天真,所以相反的對任何事情都不會多想,喜歡就是喜歡,討厭就說討厭,不曾錯過任何自己想要的東西或是--人。

走回房間,我點亮了一室的漆黑,就著書桌上的檯燈,拿出我的日記本。

我本來,有寫日記的習慣,不管是跟朋友交換日記,或者是自己每天紀錄事情,曾經我把寫日記當成一種消遣,當成紀錄自己生活點滴的必須,怕記性不好的我哪天回首去看時,會什麼都不記得。

但現在,當我翻閱著舊有的日記,那雙眼閱讀的,去看待的,卻無法將那一頁頁的內容當成是以往的回憶。

我看見了很多事情,其中最多的,就是我的失去。

我失去了很多東西,失去了很多人,因為想得太多,因為時間將我磨練得太過現實,所以我變得不再像以前,喜歡就願意說喜歡,明明討厭,卻仍然故作接受。

尤其在愛情裡,我變得更加虛偽。

久而久之,在不斷的碰撞與自我傷害下,自我對於愛情的價值觀變了,

我可以,認識一個人幾天就說喜歡他;

我可以,在告白完幾天之後,就把那種感覺忘得一乾二淨;

也可以,強迫自己和自己不喜歡的人周旋不清。

看到日記的中半段,我發現了自己最荒唐也最王八的時期,

不僅無心經營愛情,輕易地和別人交往,又輕易地提出分手;

甚至還在將人追到手之後,就失了興趣,無情地甩掉,不痛不養地傷害別人。

然後,慢慢地,又走回原點,將愛情故事漂白回一張白紙,繼續順著時間的河流生活。

直到再度去重拾這些回憶,我才發現那些傷害別人的同時,帶給自己多少日後的不幸,我留不住許多事物,包括該珍惜的人,與錯過的機會。

我失去了很多,失去了原本該有的幸福,也失去最原始的自己。

直到現在,我已經忘了自己原本的模樣,漂白的紙,其實早久不如原先了,只是自欺欺人罷了。

但我總記得,許多人跟我說過的話,

例如--愛情是會循環的,

這次你傷害了愛你的人,總有一天也會被你愛的人傷害。

這句話,常常會在我腦海裡打轉,

偶爾我會問我自己:在還清情債的同時,如果我也持續地在加深對方或者是自己的傷害,那要到什麼時候,才能真正的跳脫這道枷鎖?


在這個正面,與那個被面的同時,.......其實每個人,都不斷地在失去不是嗎?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omebackto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